首 页 > 首页推荐栏目 > 历史课堂

孟子讲“专心致志”是何意?
来源:南方都市报 | 2013-01-16
打印 复制 点击量:2907

    袁征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文章以第一人称展开以方便行文)

 

    领导叫我们去听徐教授的课。我想,怎么讲课是老徐的学术自由,咱们怎么好随便闯进别人的教室?于是给他打电话。老徐好像根本不觉得这是个问题,说我们随时可以去。

 

    按约定的时间,我和王教授、程教授到了305课室。老徐早就在讲台上准备了。整座教学大楼统一打铃,应该是计算机控制的。上课铃是一段音乐———李斯特的《钟声练习曲》。这是从帕格尼尼第二小提琴协奏曲改过来的。帕爷创造性特别强,李斯特、肖邦、勃拉姆斯和拉赫马尼诺夫等好多大家都改编他的曲子。这些变奏曲全都成了世界名曲,但不少音乐史却根本不写帕格尼尼,这真是太不公道。我正在胡思乱想,突然听到学生班长喊“起立!”

 

    我和老王、老程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谁知道大学里还有这样的玩法!结果三个教授跟着那些小孩子刷地站起来,直挺挺立正,然后和学生一起吼“老师好!”

 

    老徐在讲台上回答:“同学们好!请坐。”

 

    我们坐下。三个人互相看看,都觉得好笑。

 

    这节课讲孟子的教育思想。徐教授挺推崇孟子。他概括了孟子的几种教育主张,其中一条是要求学生专心致志。他引用孟子的话说,围棋高手弈秋教两个人。一个很专心,只听弈秋的话。另一个一边听,一边想会有大鸟飞过来,准备拿弓箭去射,结果没学好。这不是因为他不够聪明,而是因为他不够专心。

 

    这是很有名的故事。“专心致志”的成语就是这么来的。不过做学问讲究难度。没有难度,就谈不上水平。如果当做教育理论,“专心致志”的主张真没啥了不起:就算不识字的老大娘也知道专心比不专心学得好。要是用理论的尺度,这么浅俗的观点,提得再多也不露脸。

 

    更要命的是,这根本不是孟子的教育主张,而是他要求升官的理由。这段话出自《孟子·告子上》,是孟子对国王,而不是对学生讲的。孟子说,国王您不要觉得自己不够聪明。即使最容易生长的植物,如果一天见太阳,十天挨霜冻,那也活不成。我现在很少机会见国王。我一离开,您就受别人的坏影响,就像植物长期受霜冻,我也没办法。接着就是上面学下棋的故事。

 

    这是孟子要国王给他更重要的官职,专听他一个人的话,让他天天给国王带来太阳一样的温暖。咱们恐怕不好掐掉前半段,专拿后面几句当作教育理论。

 

    把整段话连起来,我们看到,孟子的讲法前后不一致。在前面,他说,要是一天听智者的教导,十天受坏人的影响,那是不行的。这并不说明专心听讲的好处:国王在听那个智者和另外十个坏人的意见时,可能都聚精会神。后面讲跟高手学下棋,得专心听讲才能学好。孟子混淆了专门听一个人的意见和听意见的时候要专心,没看出那是两回事。他想让国王给他当大官,专听他一个人的话,只要作前面的比喻就行,讲后面学下棋的事情反而搞乱了思路。而现在孟子的粉丝却偏偏拿后面讲错了的故事当成教育理论,没想到这可能会坏了孟子的名声。

 

    下课了。时间还早,我跑到图书馆,找到四本中国教育史课本。其中有的得过全国性的大奖。翻开一看,全部都像徐教授那样把专心致志说成孟子的教育理论。这是作者没读孟子的原著,还是成心歌颂圣贤?

 

    孟子关心社会,不看领导的脸色,也不跟着大众学舌,不怕辛苦,满世界宣传自己的主张。这真值得敬佩。不过称赞人,得讲真实的理由。

 

    孟子原来并不特别风光。他的著作不过是“诸子”之一,跟其他杂七杂八的书混在一块。到宋代,王安石和二程看中他,而他们自己又先后被皇上看中,于是孟子的行情一路见涨。可惜他原来名声不大,古书上连他父亲的名字和母亲的姓氏都没记下来。

 

    在他大红大紫以后,一本清朝的书讲了孟子出生的情况:他母亲睡觉,在梦里见到神仙乘着一片云,由蛟龙和凤鸟拉着飘过来,准备停在附近的一座山。她久久盯着那个神仙。大概神仙也动了情,从天而降,进了她的屋。她一觉醒来就生下孟子。

 

    这当然是想赞颂圣贤。不过如果孟子地下有灵,一定会气得七窍生烟,因为那分明是硬给他老爹扣绿帽子!

 

 

 

 

责任编辑:贞元

相册排行

相关评论 查看全部(0)
发表评论

主办:中国孔子基金会 中国孔庙保护协会  承办:中国孔庙信息化平台工作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六铺炕街15号   邮编:100120   电话:010-82088883

   copyright© 2010-2020 孔子文化传播中心版权所有 网站编号1072813

       京ICP备1021881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