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资讯中心 > 综合资讯 > 国学

反思儒文化
来源:乌有之乡 | 2011-08-17
打印 复制 点击量:7310

    孔子创立的儒家学说,其实说穿了,就是一种帝王之道学说的官方哲学。其最关键的核心要旨就是教帝王、贵族、官僚、地主等统治阶级,如何去高明、巧妙地驾驭、统治民众,并像鸦片烟似的麻醉、毒害老百姓甘当没有独立思想的“顺臣良民”而已!  

 

    中华传统文化是一种多元化的文化,并非只是单一的儒文化,只不过儒文化在多元化形态、色彩的博大中华多元文化中,占据的比重很大,涵盖的面很广,渗透很深而已。早期儒学,充满“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 的昂扬、奋发向上、大气的刚健之风;而后期儒学,尤其是自宋以后,则扭曲、异化、阳萎得充满“羊性化”色彩!  

 

    以儒家学说为核心的儒文化,对中华文明的传承之功,自是功莫大焉。但时至今日的世界潮流下,却混杂了太多不合时宜,有悖于当今时代民主、法制、公正、平等、自由和个性精神的封建专制糟粕。其中又掺杂着佛教的“宿命论” 、“ 因果报应” 和道教的“出世” 、“无为” 等等思想,相互渗透影响着中国传统社会,千百年来沉淀、浓缩得难以化开,就像柏杨先生形容的“酱缸文化” 一样。影响、左右和禁锢着世世代代中国人的国民性格与意识,及安身立命的行为认知准则和价值观。涵盖范围之广,渗透之深,三教九流行业与阶层,五花八门人物,文化高文化低,读过书没读过书,都概莫能外。 

 

    其实,儒家学说中许多东西的实质就是要“打磨” 民众的“棱角” ,打磨被统治阶级尤其是占人口多数的社会底层民众的反抗精神与觉醒意识,鼓吹“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的剥削阶级反动等级制观念,维护专制皇权、官僚特权、文人士大夫、地主富商等一切剥削阶级利益的统治秩序。以文化的软实力给民众时时“洗脑” ,大量“换血” ,把民众驯化成“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 ,“气死不告官,饿死不作贼”,“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的家畜。强化君臣、父子、夫妻的“三纲五常” 尊卑等级秩序和伦理道德的奴化意识,进而更好地维护专制皇权、统治集团、剥削阶级们的既得利益和特权。以“生死在天,富贵有命”各安天命的“宿命论” 思想来欺骗、蒙蔽、麻醉老百姓。让人们相信皇帝真的是“真龙天子” 之“龙体” ,能闻到个“龙体” 臭屁都是小老百姓莫大的荣耀和恩宠。还让民众意识到“父母官” 就是子民们的“家长” ,那自就什么都得听“家长” 的,既然能作“家长” ,自就什么都懂,在臣下、部属、子民面前自然是“口大真理多” 。  

 

    这些诸多文化糟粕能得以广泛传播和延续,历代文人士大夫们“功不可没” !科举考试的“取仕” 制度,除了官僚、地主、富商等为主的剥削阶级有钱人外,也使小部份平民学子及少数穷困读书人,有了踏上仕途的进身之阶和升官发财之机,及光宗耀祖扬名立万之利,一时间权钱、名利、地位都有了。“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的封建专制、特权社会制度和文化氛围下的“取仕” 制度,自然铸就“羊性化” 社会奴化意识的趋同心理和价值取向。范进、孔乙己的悲剧例子太多了!  

 

    一部《儒林外史》,让我们看到封建专制特权时代的社会生态,及“儒生” 群体阶层的社会生态情形与作为。吴老先生也真不客气,一支辛辣、犀利、尖锐而深刻的“铁笔” ,将儒文化占社会支配地位的封建专制特权社会文化,及依附于这个封建专制体制机器上的“儒生” 群的伪善,剖析、揭露得淋漓尽致!

 

    一旦金榜题名,拜官授印,这些曾为封建专制文化受害人的众多文人学子,此一时彼一时,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和这个自己赖以依附生存的制度,反过来又自觉或不自觉地拿着儒文化中的许多糟粕东西去继续蒙蔽、麻醉毒害老百姓。如此周而往复,世代延续,这种文化生态下的社会土壤越堆越厚,越积越深。这种羊性奴化的文化心理意识和专制、特权思想,不断强化着统治阶级的意识,并浓浓注进国民的血液中,深刻地影响、左右着人们的思想意识。

 

    直至今天,这种现象和例子,在我们的社会现实中仍还相当程度、范围的存在着。只是许多人是不自知罢了,正如“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

  

    如此“羊性哲学” 维护下的专制皇权、官权统治制度、社会文化生态和科举制度,使自古以来的历代文人学子,大多没有或缺乏独立的文化人格。只是这个漫长而色彩极其浓厚的封建专制社会统治机器的文化附庸,一种人身依附关系,一种个性被扼杀下封建专制社会文化的粉饰点缀物,自觉或不自觉地充当着专制、特权制度社会和文化的卫道士。否则,在这个专制皇权、官本位思想和“家长制” 意识浓厚的社会文化氛围里,将会遭到来自方方面面的各种围剿、打击与排斥。这就是从古代到现在,民主、自由与法制社会生态严重缺失的中国,何以会有着那么多的“文字狱” 与“尊者讳” ,和文化人格与人身的攻击、压制、扼杀的原因所在了。

  

    难怪当年,时至现在鲁迅先生会遭到那么一些封建专制独裁社会卫道士“文化人” 的围攻、谩骂了。如今先生那些尖锐、犀利“醒酒汤” 似的文章,也被教育“精蝇”们给从学生课本中取消了,而充塞些无论思想性与艺术性都远达不到先生水平高度的垃圾玩艺。因为先生是觉醒的反封建卫道士之斗士,有着独立的文化人格和“俯首甘为孺子牛,横眉冷对千夫指” 的高风亮节傲骨性格,又往往站在人民大众和进步文化的立场上说话,为劳苦大众说话。触犯了专制集权独裁制度和剥削阶级的颜面与利益,加之他外科手术刀一般无情解剖和投枪、匕首似的文章,自然惹得专制特权社会和文化的诸多卫道士们气急败坏,对先生发起各种卑劣方式的攻击和围剿。至今还有这号人拿先生“说事” ,这要么是“炒作” ,要么就是文中提到的这些个人物!

  

    为了安身立命,羊性性格重而缺乏独立文化人格的世人,就只能在这个禁锢森严若牢池的“酱缸文化” 专制社会中,自觉或不自觉地苟同活命,千百年来,那种有着觉醒意识、批判精神,和民主、自由、平等、开明、进步倾向与独立文化人格的人,屈指可数,且也大多遭遇不妙的境遇结局。古代中国有真正意义上的思想家吗?孔子能算真正的思想家吗?只能说是个教育家,其《论语》也是弟子们将其日常言论搜集记录编纂而成的零碎语录体,其内容也大多是教统治者治国驭民之术、个人修身养性和调和社会人际关系的诸多道德说教。除开那些教育、学习的有益内容外,充满浓厚的治国驭民之术、处世哲学色彩,能算得上是系统、严谨、具逻辑性、启蒙性和面向未来的前瞻性思想著作吗?本身内容与时代性的局限,更使其无法真正适应当今大变化下的中国社会,儒学涵盖的儒文化,解决不了时下中国社会存在的诸多社会问题,更成就不了未来真正公正、平等、民主、自由、法制、开明进步而富强的中国!

  

    儒学要世人遵循的是“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行” 的孔孟礼教“圣训” 。何为“礼” ?何为“仁义道德” ?何而又“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的歧视体力劳动?揭开孔孟儒学的外衣,里面实质写着的,其实就是个“吃人” 二字!教统治者、剥削阶级如何聪明的驾驭民众,如何巧妙的盘剥、压榨民众,如何高明不露骨的欺骗、诱导、告诫、麻醉民众“循规蹈矩” 而“认命” 。

  

    真正将儒文化那套孔孟儒家学说的核心实质读懂搞醒豁了的,当首推历代皇帝老儿为首的帝王将相、王公贵族、文人士大夫等剥削阶级社会精英。孔孟儒教讲究“官尊” 而“民贱” 的尊卑秩序、等级观念,绝不允许半点任何形式的“犯上” 言行。如果涵盖、维系专制特权制度社会文化和尊卑秩序的这套儒家学说,不利于自己的专制统治与剥削,或收效不大的话,他们又何以会这般不遗余力地倡导传播,以至于近乎宗教性的推崇备至?何以将孔孟抬得那么高的御封诸多“尊号” ?又何以将儒学上升到体现统治阶级利益的国家意志?

  

    就连身为原游牧文化的北方游牧民族的北魏孝文帝等鲜卑族和满清王朝统治者,在先后入主中原后,分别都曾在本族中大力推行汉化,和大力倡导学习孔孟儒学为主导的汉族儒文化。难道他们看中的仅是孔孟儒学的文化传播之功?和儒文化的启蒙之道?绝非也!他们是透过儒文化的外衣,更多的看到了孔孟儒教学说那精妙、含而不露骨的统治之道、驭民之术。始而为了强化个人专制皇权的汉武帝,才会采用董仲舒这个御用大文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的专制国策上书建议。至于在这个厚重专制文化生态里的不少世代文人学子们,则太多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而陷在故纸堆中浑然不觉的腐儒、酸秀才、书呆子。

  

    时代发展到今天,儒家学说中有许多东西更显其落后性与反动性,与当今世界的时代进步潮流是格格不入的。时下中国社会在官方和“主流精英” 们的倡导下,大力推崇、推广儒学和儒文化,其真意和目的,有头脑的明眼人自会明白,我认为在尚待考虑的前提下更需反思!而于丹辈们的那些《论语心得》类东西,不提也罢。在肯定儒文化对中华文明的传承之功前提下,当以批判性的眼光去看待和继承,给予进行筛选,“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从社会的各个方面与角落加以逐渐清理。将那些与现代科学、民主、法制、公正、平等、自由、人权精神相违背的,不利于国民强悍性格、独立之自由思想、勇猛大气、开拓进取精神等时代社会先进文化氛围营造的,那些奴化民众的“羊性哲学” 糟糠,一律扫入垃圾桶“火化” 掉。  

 

    说起容易做起难!中国近代以来,以“新文化运动” “五四运动” 为代表的一些反思儒文化的运动,因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自然有着一定的局限性。时过境迁多少年后的今天,当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以一种客观、冷静、平和而深刻、广泛的眼光、头脑,来重新打量、审视、反思儒文化的利敝之处,进行一种现代意义上的“新文化运动” 。  

 

    千百年儒家学说主导的中国封建专制儒文化延续下的社会,国人的家畜性、奴性、权威崇拜、实用主义意识太浓厚了,充斥社会各阶层、行业、群体,入骨渗入社会心理意识和国民的日常劳作、学习与生活中,以至让人置身于不知不觉中的缺乏自觉意识。浓厚的官本位意识和专制、特权思想与行为大有市场,视民如草芥,愚弄、忽悠、漠视民众呼声与生存现状的现象、例子枚不胜举……  

 

    因而,就需要更多有思想、文化觉醒意识的进步文人学子、各业才俊、社会大众,自觉的起来以己之力合大众之力做这个“文化清理” 之事,别再让“酱缸文化” 继续祸害我们的下一代,别再让中华民族重返好动不动就“下跪” 的历史。李敖说:男人的膝盖除了上跪苍天下跪父母外,只可以供美女坐。虽是调侃,也不无道理。  

 

    国家、政府、社会各教育机构、文化团体更要担当起重任,努力营造出一种能为人民大众认可接纳的,真正健康清新、开明进步、包容宽松、文明先进而公正、平等、民主、自由、科学的社会文化和社会生态!  

 

    然而,一个公正公平、民主法制、贫富悬殊严重失衡超过公认的世界警戒线,贪污腐败现象若洪水泛滥,罔顾民生、民意,群体恶性事件屡发,官民严重对立,动咎动用武装力量对付维权民众,却又用大量虚幻假话假像“忽悠”民众和外部世界,封建主义、官僚主义、资本主义、殖民主义专制、特权、剥削思想和行为盛行的“四不像” 怪胎社会下,现代“新文化运动” 的真正开展进行,将是很艰难而尤任重道远的,也是难以真正解决当今中国社会的根本问题!

  

    国家、社会亦如扬帆远航的“汪洋之舟” ,若没有正确的方向,没有公正、平等、均衡的利益分配和民主、合理、有序的管理方式,这艘汪洋之舟自然会问题成堆,外壳刷再多的新漆,桅杆上挂再多五颜六色炫目的彩旗,也早晚会出大问题! 

 

责任编辑:歡歡

相册排行

相关评论 查看全部(0)
发表评论

主办:中国孔子基金会 中国孔庙保护协会  承办:中国孔庙信息化平台工作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六铺炕街15号   邮编:100120   电话:010-82088883

   copyright© 2010-2020 孔子文化传播中心版权所有 网站编号1072813

       京ICP备1021881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