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文化活动 > 贡院 科举

历史上的“白卷”考生
来源:天津网 | 2012-01-05
打印 复制 点击量:5404

学生?白卷?

 

    唐朝天宝年间,御史中丞张倚位高权重,深得唐玄宗的信赖和器重。一次,张倚的儿子张锡正参加朝廷的科举考试。负责阅卷的官员宋遥、苗晋卿为讨好张倚,在阅卷中作弊,发榜公布张锡正名列甲等第一名。

 

  其实张锡正是个不学无术、半傻半呆的公子哥,人们明白其中有诈后,对宋、苗两人科考舞弊非常不满,此事在京城闹得沸沸扬扬。唐玄宗知道后,遂将录取的全部考生召进勤政殿,亲自命题作文。众考生在沉思后皆能挥笔写就,唯见金榜第一的张锡正呆坐桌旁,双手颤抖、冷汗直冒,直至考试结束未写一字,交了白卷。唐玄宗大怒,提笔将张锡正的名字从榜上勾掉,对宋遥、苗晋卿和张倚严厉斥责一番后,贬官三级。

 

  清朝咸丰年间,浙江举行乡试,山阴的一名考生在考场中突然发疯,留下卷子跑出考场。主考官发现,这名考生什么题也没做,只在卷子上写了两首诗:“记否花前月下时,倚栏偷赋定情诗。而今新试秋风冷,露湿罗鞋君未知”;“黄土丛深白骨眠,凄凉情事渺秋烟,何须更作登科记,修到鸳鸯便是仙。”

 

  原来考生曾与一女子青梅竹马、心心相印,但他们因故未能如愿“终成眷属”,女子殉情而死。考生在抑郁痛苦中不能自拔,精神失常,在考场上疯病发作。

 

  抗战时期创办于沙坪坝的重庆南开中学,在“允公允能”的校训下,并不把考试成绩和授课能力作为衡量学生学习和教师教学的唯一标准。

 

  1941年毕业的学生谢邦敏文才横溢,但理科成绩很差。他在毕业考物理时交了白卷,只在考卷上填了一首词:“晓号悠扬枕上闻,余魂迷入考场门。平时放荡几折齿,几度迷茫欲断魂。题未算,意已昏,下周再把电磁温。今朝纵是交白卷,柳耆原非理组人。”物理老师魏荣爵阅卷时在谢邦敏的考卷上写道:“卷虽白卷,词却好词。人各有志,给分六十。”

 

  由于魏荣爵手下留情,谢邦敏得以顺利毕业,进入西南联大法律专业学习,后来登上了北大讲坛,此事成为南开校史上的一段佳话。

 

责任编辑:刘永锋

相册排行

相关评论 查看全部(0)
发表评论

主办:中国孔子基金会 中国孔庙保护协会  承办:中国孔庙信息化平台工作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六铺炕街15号   邮编:100120   电话:010-82088883

   copyright© 2010-2020 孔子文化传播中心版权所有 网站编号1072813

       京ICP备1021881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