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文化活动 > 贡院 科举

杭州的科举文化
来源:城市假日 | 2011-04-12
打印 复制 点击量:12117

                                                     《紫光阁赐宴图》卷 

 

                                                                   商辂

 

金德瑛的书法作品

 

曲沃贡院

 

贡院号舍

 

状元拜相铜镜

 

状元馆

 

                                                                       状元局

    中国的科举文化,渊源于汉朝,创始于隋朝,至今已延续了1000多年。科举文化和杭州城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杭州历代的登科进士多达3000多名,其中有15位状元,他们和杭州都有哪些故事?在今日浸满桂花香气的杭州城,1000多年的科举文化在这里,留下了哪些痕迹?

    杭州的状元也许没有进士们那么出色

    杭州历代的登科进士共有3000多名,状元却只有15位,从唐宪宗元和十五年(820年)的状元施肩吾开始,到清咸丰十年(1860年)的钟骏声。这15位状元,不乏响当当的人物,比如南宋主张抗金的忠臣张九成、明代“连中三元”的商辂,一直被乾隆记挂的金德瑛。但和我们耳熟能详的杭州名进士,诸如沈括、于谦、龚自珍等相比,大多数状元的一生都比较平凡,官位不高,事迹也并不杰出。其中也不乏相当有个性的,比如施肩吾,他就因仕途险恶,不等授官就东归故里了,一生隐居修仙学道而终。对其他状元的记载也非常少。

    张九成(1092年-1159年),字子韶,号横浦居士,钱塘(今杭州市)人。南宋绍兴二年(1132年)状元。南宋忠臣,在殿试时慷慨陈词,痛陈宋金形势。后官至礼部、刑部侍郎。后来金人提出议和,张九成不肯附和秦桧,被谪官安南军(今江西大余)14年。在谪居期间,他经常天刚亮就站在庭院看书,以致站出了两个印子。秦桧死后,张九成重新获起用,做温州知县,不久去世。

    传说张九成在考试前曾梦到自己高中状元,十分高兴。等到参加礼部省试,公布考场的座位图时,张九成一看自己的名字就排在第一排,他顿时心灰意冷,以为所做的梦也不过如此,可是到了殿试唱名,他依然中了状元。商辂(1414年-1486年),字弘载,号素庵,严州淳安(今杭州淳安)人。早先曾在会试中落弟,潜心苦读十年,明宣德十年(1435年)浙江乡试解元,正统十年(1445年)会试、殿试皆第一,是明代近三百年的科举考试中唯一“连中三元”者。他官至内阁一品,是当时的名臣。商辂仪表堂堂,要才有才要 貌有貌,为人宽厚,面临大事时又果敢刚毅,不为他人所动。当时有人称“我朝贤佐,商公第一”。后来商辂因不满西厂宦官专权毅然辞官,居家十年后辞世。今日 杭州中山中路的“三元坊”就是为了纪念商辂。金德瑛(1701年-1762年),字汝白,号桧门,仁和(今杭州市)人。清乾隆元年(1736年)状元。他很得乾隆赏识。当时殿试,他是第六名,后被乾隆提置第一。金德瑛的仕途比较顺利,政绩比较显著的是在办学业、培养人才和选拔人才上。在督学江西任满时,乾隆特地下旨称“德瑛甚有操守,取士公明”,并嘉奖他办事“诚实不欺”,“无有偏党”,也因此颇得乾隆看中。晚年病重期间,乾隆多次垂询,还记挂着金德瑛的生日,皇帝这样记挂一个臣子,在当时并不多见。金德瑛病逝后快10年,金德瑛的儿子金洁考进士行礼,乾隆还问他:“你是金德瑛的儿子吗?”

    金德瑛性好古,善鉴别金石摹本及古人手迹,工书法,著有《桧门诗疑》。


    给状元们画像

    状元们长什么样?大家都很好奇,可惜摄影技术没那么早发明,连民间留存的画像也几乎没有。当年参加科举考试,在《登科录》、《进士题名录》上会记载考生的大概样貌:“比如脸形,方脸还是圆脸,五官如何,身高多少。但都是寥寥数字。”

    给状元画像,是个很有意思的工作。画家郑晓龙完成了这15位状元的画像绘制。

    “花了20多天,大部分时间花费在考证上。包括历代的文史记载、当时的服饰、状元官至几级,官服和官帽。”至于他们的相貌如何,几乎没有资料记载,“这就主要靠画家对人物的理解了。比如他个性刚直,那么会用方脸、浓眉来表现;如果他是狡猾的,那就是另外一种相貌。主要是希望能给大家一个比较直观的形象吧, 毕竟谁都没见过这些人,希望这些画像能让人接受。”

    古代的状元自然不可能貌比潘安,但肯定不会太丑,如果这个状元丑到殿试时让皇帝很不悦,那底下选拔人才的一帮人是要担罪名的,官员们至少也要选相貌上还过得去的。

    一个状元的艰难历程

    杭州,作为历代科举考试的乡试(省里考试)地,又是南宋的皇宫所在地,现在也依然能找到很多科举痕迹。

    让我们想象一下,当年的童生们是如何怀着“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愿望,踏上赶考之路,并期盼着能金榜题名。

    贡院、号舍和小口井

    经过最初级童试的考生们到了八月就向省城进发。乡试(省级考试)每三年一次,分三场,每场持续三天。内容有四书、五经、五言八韵诗及策问。他们聚集到杭 州,在贡院里考试。每个童生会窝进自己的号舍,号舍非常狭小,深4尺,宽3尺,折算成现在也不过是一平方左右,在这里白天考试,晚上休息,吃喝拉撒伴着夜晚拔得头筹衣锦还乡的美梦,全在这一平方里完成。白天考试,用木板隔成上下砖托,作为台、椅,方便书写。晚上把木板全部移到下砖托,作为睡觉的地方。在杭州的浙江贡院几经变迁。南宋的礼部贡院,在现在的凤起路余官巷附近,陆游和文天祥在这里名列榜首。到了元代,贡院搬到中山北路孩儿巷附近。后在明初,浙江贡院搬到南山路老美院处,于谦在这里中举。至明英宗天顺年间,贡院移址到现在的杭高中校址,到清代,都在这里。明朝的 理学家王守仁(王阳明)、抗清人士张苍水,清末的秀才杨乃武、蔡元培都在此中举。

    当年贡院边上的巷子里都是卖纸、卖文房用具和参考书的店。杭高现在的贡院痕迹,只在残存的碎碑石上可以看见。浙江贡院到底是什么样子,早不可考,只留有当年的贡院示意图,和南京现存的贡院号舍一比较,应该也不会有太大差别。密密麻麻的号舍一排排叠在一起,每排都有士兵把守,一旦发生情况就速速将指示旗升起,以通知待在最里边的监考官。当时的贡院相当大,比现在的杭高大了一大圈,中河高架的位置当时都在贡院里头。杭高校园的西侧草坪上,还保存着当年贡院里的井。“这就是当年号舍边上的井。一般一排号舍会有一到两口井,算下来整个贡院 就会有很多井,一方面是消防需要,一方面也为了考生生活用水的方便。到远的地方取水就很容易发生作弊,这样也方便管理。”三天的生活用水,就这样就近解决。

    这口外圈呈六边形的井,每面都刻有花纹,图案因年代久远已经磨损得不分明。圆井圈比普通的井小很多。现在看到的都是修复后的了,以前的井圈更小。就是防止万一考生没考好想不开索性跳井了事。井圈小得人都塞不进,考砸了也只能自己偷偷郁闷着,头一昏就地解决肯定是无门了。进考场之前,这些寒窗十多年胸怀远大理想的考生们会做些什么呢?

    于谦祠,是必去之地。每逢乡试和会试之年,考生们都会赶到三台山的于谦祠住下祈梦。于谦祠里有个祈梦殿,人们去祈梦殿的诉求包罗万象,但最主要的是祈功 名。据传梦还特别准。史书上曾记载了不少祈梦故事。无锡邹忠倚年轻时曾到于谦祠祈梦,他梦见于谦送了他一把瓜子,数了数,刚好54粒。后来他在家闲居,一 次看见妻子用瓜子排成“状元”二字,一数,竟刚好是54粒。不久他去参加科举考试,高中状元。

    状元馆、奎元馆吃面

    考试要讨彩头。科举考试时代,杭州有很多“状元、奎元”的彩头食品。酒有“状元红”,糕有“状元糕”。对餐饮业来说,酒店“状元馆”和面店“奎元馆”每逢大考之年生意就特别好。进京考试的举人们路过杭州就一定要去这两个地方吃饭讨个好彩头。
 
    丰乐赐宴

    南宋时期,进士放榜后,都要在涌金门附近赐宴。赐宴的大酒店叫“丰乐楼”,是当时城里最有名的酒店。杭州人熟悉的“丰乐赐宴”也因此得名。丰乐楼的环境极佳,亭台楼阁花园玲珑点缀,绿树环绕,大堂墙壁上还有著名词人吴文英写的《莺啼序》。赐宴那天,万人空巷,老百姓都跑到那里去看热闹,新科进士们好似神仙 下凡般被赞颂,那是何等风光。南宋时,会试和殿试都在皇宫凤凰山,彼时放榜后,杭州城里的百姓就可以看到声势浩大的状元游行。

    状元会骑着高头大马,挂上大红花,在杭州城里游行大半天,那个时候,老百姓争先恐后出来看热闹,连平时足不出户的女孩子也会跑出来看看状元郎到底长什么样。南宋时,新科进士们赴“丰乐赐宴”前,都要去现在延安路灯芯巷附近的原祥福寺里逗留安顿,当时这里也被称为“状元局”。他们在这里玩起博弈游戏,很是热闹。吴谷人在《祭酒新年杂咏小序》中,写道:状元筹绯绿兼行,赢输计箸。陆游也有描写状元局的诗句:呼卢院落争先岁。到清代,状元筹这种博弈游戏流传到了全国。

 

责任编辑:ZK

相册排行

相关评论 查看全部(0)
发表评论

主办:中国孔子基金会 中国孔庙保护协会  承办:中国孔庙信息化平台工作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六铺炕街15号   邮编:100120   电话:010-82088883

   copyright© 2010-2020 孔子文化传播中心版权所有 网站编号1072813

       京ICP备1021881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