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焦点专题 > 孔子、生态圈意识与同理心文明

同理心文明的产生:神话意识—神学意识—思想意识—心理意识
来源:《同理心文明》杰里米里夫金 | 2016-07-08
打印 复制 点击量:1821

 

神话意识:采集狩猎时代的同理心存在于血缘关系的家族成员中。

 

  在采集和狩猎时代,人类所需的能量来自人体本身。当时,人类还没有驯服动物作为能量来源,也不知道如何利用风能和水能。每个基于采集和狩猎活动建立的社会都创造了某种形式的口头语言,以便协调采集和狩猎活动,并开展社会生活。在那个时代,人类与其他动物具有高度的相似性,直立行走能力是人类与其他动物为数不多的区别之一。当时,人类社会的意识属于神话意识,即便在当今,世界上仍然存在着的类似社会。在那个时代,人类的同理心意识仅仅拓展到了具有血缘关系的人和部落成员。研究表明,在这类社会中,可以保持凝聚力的最大社会单元一般不超过 500 人。只有在这个规模的社会单元中,具有血缘关系的家族成员才能保持稳定的联系和一定程度的熟悉感和信任感。如果一个部落的迁徙范围内突然闯入了其他部落的人,那么他们或许不会被视为人,甚至可能被视为魔鬼。

 

 

神学意识:农耕文明的同理心存在于共同的宗教信仰中。

 

  大约在公元前 3500 年,中东地区出现了农耕文明。之后,印度的印度河流域和中国的长江流域也都出现了农耕文明。通信、能源、运输都出现了新的发展,大规模、集中化的运河灌溉系统促进了农业生产的进步。多余的谷物被储藏了起来,为人类提供了能量来源,畜力也被用于运输。复杂的农业体系需要大量劳动力运用新技术去建立和维护水利基础设施。这在人类历史上尚属首次。这个时代的能源体制催生了城市生活、粮仓、国道、货币、市场以及长途贸易。中央政府建立了一批官僚机构去管理谷物的生产、储藏和分配。书面文字出现后,新的通信方式应运而生,从而使官僚机构能够对这些四散分布、地处偏远的水利设施开展良好的集中式管理。文字体系和农耕文明促使人类意识由神话意识转向了神学意识,中东地区的犹太教、印度的佛教、中国的儒家思想(一种精神探索)等世界上的各大宗教和思想都是在农耕文明时代形成的。

 

 

  在人类意识从神话意识到神学意识转变的同时,同理心意识也从基于血缘关系的家族拓展到了基于宗教忠诚的虚构的家庭。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犹太教徒开始认同其他犹太教徒,认为大家构成了一个虚构的大家庭。佛教也是如此。早在公元 1 世纪的罗马,当一个人皈依基督教时,现有的教徒会亲吻他或她的脸颊,将新皈依者视为兄弟姐妹,而在此之前,这类举动仅仅局限于存在血缘关系的家族成员之间。

 

  这些宗教都形成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黄金律。文字系统和水利系统合力催生的农耕文明拓展了人类构建社会关系的时空维度,同理心意识在宗教依附关系的基础上向虚构家庭的拓展,为社会关系的扩大创造了可能性。

 

思想意识:国家政治边界塑造了同理心意识的新时空维度

 

  在 19 世纪,煤炭的利用推动了印刷术、工厂和铁路运输系统的发展,促使人类意识由神学意识转向思想意识。新的通信、能源和运输模式为贸易活动从本地市场向全国市场的拓展创造了可能性。同时,管理新经济范式的需要也催生了民族国家这种新的治理模式。人类个体开始将自己视为国家的公民,将国家视为一个虚构的大家庭,将其他公民视为这个大家庭的成员。每个国家都创造了自己的历史叙事,包括重大事件、具有历史意义的斗争、集体纪念活动和国家庆典,其中大部分都具有虚构的成分。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让本国公民超越血缘关系和宗教关系的限制,将同理心意识拓展到所有公民。法国男性和女性开始认为彼此是兄弟姐妹,同理心意识拓展到了所有公民。全国市场和国家政治边界塑造了同理心意识拓展新的时空维度,新的通信、能源和运输模式催生了法国工业社会。德国、意大利、英国、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公民也逐渐将同理心意识拓展到了本国公民。

 

 

心理意识:人们开始对具有类似爱好的志同道合者产生同理心

 

  在 20 世纪,集中供电系统、电话、广播、电视、石油、汽车运输和大众消费社会标志着人类意识从思想意识进入了心理意识的新阶段。在这个新阶段,我们习惯于反省自己的内心世界,习惯于思考如何治疗内心的创伤,如何在人际互动和日常生活中协调自己的内心世界和外部世界。在我们的曾祖父那一代,以及更早期人类,能反省内心世界的人只是极少数的例外。我的祖父母能够从思想意识、神学意识,甚至神话意识的层面去思考,但他们不具有心理意识。

 

  在心理意识时代,人类同理心的拓展突破了政治边界的限制,人类开始在职业、技术能力、文化艺术偏好以及一系列其他属性的基础上产生同理心。通信、能源、运输模式催生了全球化的市场,人们意识中虚构的家庭超越了国家边界,人们开始对具有类似爱好的志同道合者产生同理心。

 

 

人类意识的转变过程并非是机械和线性的

 

  新的通信、能源、运输模式及其相伴的经济范式并没有消除之前的意识和同理心。当人类同理心的作用范围越来越宽之际,之前的同理心作用范围就成了这个大范围的一部分。心理意识、思想意识、神学意识和神话意识仍然存在,并以不同程度的组合共同存在于每个人类个体的心灵之中,以不同比例和程度存在于每一个文化之中。在当今世界上,仍然有极少数的社会维持着采集和狩猎活动,这些社会的意识就属于神话意识。一些社会存在神学意识,还有一些社会已经转变到了思想意识,现在可能转变到了心理意识。

 

  人类意识的转变过程并非是机械和线性的,中间也有黑暗和倒退时期。一种先进的意识可能先趋于湮灭,被人遗忘,只是后来才重新被人发现。意大利文艺复兴和北欧文艺复兴就是重新发现之前意识的例子。

 

  然而,人类意识的演变过程仍然有一个清晰可见的模式。虽然不同社会的演变进度不一,但整体趋势却是毋庸置疑的,同理心也拓展到了越来越大的虚构家庭中,使人类能够在更加复杂、相互依存度更高的通信、能源和运输模式下相互依存。

 

 

 

责任编辑:马晓

相册排行

相关评论 查看全部(0)
发表评论

主办:中国孔子基金会 中国孔庙保护协会  承办:中国孔庙信息化平台工作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六铺炕街15号   邮编:100120   电话:010-82088883

           copyright© 2010-2017 孔子文化传播中心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881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