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焦点专题 > 孔子、生态圈意识与同理心文明

里夫金:中国将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
来源:网易财经 | 2016-07-08
打印 复制 点击量:1111

关于杰里米·里夫金

杰里米·里夫金是美国经济社会评论家,演说家,美国经济趋势基金会主席,同时,他也是欧盟第三次科技革命长期经济可持续性计划的主要倡导者,该计划旨在解决全球经济危机、能源安全与气候变化三重挑战。

 

他曾出版19部畅销著作,内容有关科学技术变化对经济、劳动力、社会以及环境的影响。随着《第三次工业革命》和《零成本社会》在中国的出版,“第三次工业革命”成为经济、生态、能源等多个领域广泛热议的话题。

 

在杰里米·里夫金4月初再次造访中国时,他眼中的中国发生了哪些变化?他如何看待共享经济在中国的发展?他又将如何解读中国的十三五发展规划?在今年4月初的EIF能源互联网创新大会上,杰里米·里夫金接受了网易财经的专访。

 

网易财经:里夫金先生,下午好。我们节目组实际上在两年前即2014年就采访过您。在那次采访中您表示:中国正在成为世界的实验室。两年之后,您是否已经看到任何进展或者改变呢?

 

杰里米·里夫金:我想我能够总结出非常多的巨大成就。过去的两年中我与中国的领导人有过多次对话,也参加过很多的论坛讨论,中国正在进行第三次数字革命模式的诸多创新,这一创新现在已经被列入了中国第十三个五年规划中。我认为中国第十三个五年规划有三个方面都令人感到非常兴奋,因为它为中国向着第三次数字革命转变规划了蓝图和设置了方向。

 

网易财经:我想现在正是再次采访您的最佳时刻,因为今年中国总理李克强不仅仅是读过您的书,中国也把相通的理念写进了十三五规划中。您是否已经和领导层讨论过这个规划,对这个规划您持有怎样的观点呢?

 

杰里米·里夫金:第一个方面是中国的“互联网+”,我应该说我特别高兴能看到中国的“互联网+”,因为我们几乎分享一致的经济发展理念,即我们口中的数字化时代。当然你也知道,我总是说互联网、信息网、物联网三大网络的相互结合,升级我们的基础设施,能使人类社会步入前所未有的发展阶段,能颠覆性的改变我们管理能源、社会经济运行发展的方方面面。这三大技术是新信息技术,更为有效的管理我们的经济活动;新资源技术,更为有效的运营我们的能源活动;新物流技术,使得运输配送等更加经济高效。所以如果你回顾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并与第三次工业革命做比较, 能源互联网、信息网、物联网三大网络的相互结合完全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正在经历的是第三次工业革命,即我们在这里,中国北京提到的“互联网+”,或者在西方提的“数字化时代”。这些发展策略已经被写入了中国第十三个五年规划中。

 

习主席和李总理提出的“一带一路”政策则是第二个方面,“一带一路”是非常长期的发展战略,是在中国古老文明基础上进行创新的举措。因为欧洲正在“欧洲数字化”升级,几乎与目前中国的“互联网+”战略概念如出一辙,我们会把他们进行类比,从上海港到鹿特丹港,从北京到布鲁塞尔。我们的想法就是欧洲和中国应该建立联盟,互相合作,分享彼此在互联网进程中的经验教训,首先在中国和欧洲进行数字化升级,然后把成功的技术和理念传授给其他洲和国家。所以我们能在所有国家推广数字化进程。这样大家都能享受便利的信息网,互联网,物联网,提高生产效率,降低边际成本和生态成本。

 

第三个方面是习主席提到的生态文明建设。前面提到的数字化革命和互联网平台为减少生态破坏提供了巨大的可能性,摒弃以碳为基础的旧能源,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中国不是流于口头宣传,而是真的落实到了行动。在几年前我第一次访问中国之后,中国才有了能源互联网的规划。然而在过去的几年中,中国投资820亿美元的资金到绿色能源建设中。几百万中国人将能在未来几年在本地光伏发电,同时再传回电网中去。所以中国正在快速的追赶德国光伏的发展脚步。历经多年发展,你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光伏发电系统生产商,同时也是便宜的光伏发电系统生产商。过去你们是出口给我们,但现在你们也转为自己用。

 

在交通运输方面,中国在未来五年将生产500万的电动车,这是不烧碳燃料的,没有边际成本,绿色无污染的。我非常希望看到欧洲和中国新的合作,合力去建造一个数字化平台,继续贯彻一带一路、生态文明的策略,不仅为自己,也为世界其他国家贡献更美好的世界。

 

网易财经:我们能看到现在许多国家正在努力发展全球能源互联网,但似乎它依旧还处于概念化的阶段,您认为我们面临怎样的困难和挑战?

 

杰里米·里夫金:我们必须非常彻底的实施和执行。以欧洲为例,我的全球化团队,由顶尖科学和工程、经济学团队组成。我们在欧盟建立了试验区,在法国北部,我们已经是在第三年执行同样的结构;我们同时也在荷兰执行类似的方案,都只是实验。现在我们正和欧盟委员会合作,执行“智能城市”示范区和数字化欧洲计划。我们已经把合作摆上议事日程,所以这28个欧盟成员国能给我们提供一个甚至更多的实验提案,并且帮助寻找可行性方案,不仅在地区之间,也在国家之间,还在欧盟范围内。所以我们一直用行动来推进我们的目标,我们现在对探索欧盟的未来蓝图非常感兴趣,不仅仅是我们的未来蓝图,我们也希望和中国合作,参与到中国“一带一路”的宏伟计划中来,这实在是一个非常长期的构想。

 

但是我们彼此的关系却发生了很大改变。请让我重点解释一下这一改变。我今年71岁,我在一个地缘政治统治的世界里长大,我们的思维被欧洲和美国的意志所启蒙。每个国家个体都是利益冲突的,他们都只关注自身利益的实现,希望获得更多资源。他们各自为政,国与国之间互相争斗,因为希望获取更多的资源,无论是商场,还是市场,还是战场,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只为了赢取自己的利益。然而这种旧的意识形态不得不让道了。

 

习主席提到的生态文明建设是个全新的认识,它让我们意识到其实我们这个地球,我们这个生物圈就是一个共同的社区大家庭,海洋,森林,草原,山川等等,提醒我们这是我们唯一的家园。我们并非单一的物种,我们和其他物种息息相关,生息与共,这就上升到了哲学的角度来看待问题。我们过去习惯认为人类是独一无二的最高统治者,其实我们也是地球大家庭的一部分,我们的存亡取决于其他所有物种。而不同民族和国家不过是人类大家庭的一个部分,我们都是密不可分的一个大家庭的一个小部分,所以我们理应和平共处。按照习主席提出的生态文明建设的理念,我们应该分享我们所拥有的,互相帮助,共同进步,做到人与环境和谐的可持续发展。“一带一路”的发展策略其实也在某种意义上改变了我们的发展观,变狭隘的地缘政治为广阔的生物圈。我们分享生物资源,我们分享交通运输,我们分享信息传输,我们分享互联网平台。这其实为我们描绘了一个共享合作的未来蓝图,将消灭人们之间狭隘的种族国家界限。

 

网易财经:今年年初中国公布的去年的年度经济数据,而未来经济发展也同样充满了不确定性。能请您对如何帮助中国重新提振经济增长给出一些指导意见吗?

 

杰里米·里夫金:有意思的是:不仅仅是中国,全球的GDP增幅都在减速,每个地区。理由是过去20年内,全球的生产力在达到一定程度后就不再增长了。我想举德国的例子。当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新上任的时候,她邀请我去德国,帮忙解决如何增长德国经济的问题。当我去柏林的时候,我问默克尔的第一个问题是当德国商业深深植根于第二次工业革命和中心化的通信,化石燃料,基于铁路、航路和水路之上的交通运输之上时,如何增长德国经济,如何增长欧盟经济。这种经济结构在20年前曾经统治了日本、美国、德国等。我们可以使用财政政策、市场改革、就业市场改革、货币政策,或者重新开启新的商业,但是囿于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框架,你根本无法推动生厂力发展,如果你不能推动生厂力,你就无法推动GDP,你无法提供就业岗位。所以我就对默克尔介绍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即数字化革命,它聚集了信息互联网、能源互联网、数字化、物联网。10年之后,德国经济果然得到了很大发展。现在中国也在重复同样的奋斗过程。我想机会总是存在的,挑战也是很大的。这是最好的时代,让我们能够看到中国第十三个五年计划继续推进。中国的“互联网+”,“一带一路”的发展策略和生态文明建设都是为了拯救我们这个正在罹患气候变迁的生物圈,是非常庞大的工程。

 

网易财经:您提出的新经济模式对传统的商业模式是一种颠覆,那么您对公司如何适应这一转变有什么建议吗?

 

杰里米·里夫金:我和CEO都有碰面。在我所有访问中,我都会和主要公司的负责人会面。他们都会表示已经阅读了我的书《第三次工业革命》,其实开始只是一个人表示读过了,然后他们其他人都会去读。这还是蛮令人开心的事儿。

 

我同样也推荐他们阅读我的新书,因为新书《零边际成本社会》探讨了极致生产力、协同共享、产消者、生物圈生活方式等全新的概念,详细地描述了数以百万计的人生产和生活模式以及商业模式的转变。看过这本书之后,人们就能明白植根于互联网为平台的社会之上,他们应该扮演的商业角色和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如何创造新的商业结构,并在这个全球化聚合化的智能市场中获得卓越,基业长青。

 

所以每次我有机会和大公司CEO一起座谈,我发现他们其实发展的非常快,他们很了解和我们做的欧洲数字化这样类似的最新改革,不幸的是美国的商业模式却是远远落后的,美国人能够创造新的产品线,但是他们并不明白也需要创造新的基础设施。他们相信社会经济的发展只需要100万个乔布斯,然后让“乔布斯”们去创造杀手级产品。因为把这些产品与第二次工业革命接轨后,生产力达到一定程度就不在提高。欧洲和中国都明白的是你需要一个社会化的市场经济体,政府要为工业和社区搭建一个新的工业框架,然后新的商业才能进驻,你的市场才能繁荣。

 

网易财经:我们在中国能看到许多共享经济的实例,比如滴滴和Uber,但是同时产生的社会混乱和反对声音可能非常高,您对此持有怎样的观点?

 

杰里米·里夫金:我想这是非常有趣的。在我第二次访华的时候,我分享过一个由尼尔森咨询公司完成的调查实例,尼尔森咨询公司是一家全球性的咨询公司。尼尔森调查了40个国家的成千上万名互联网用户,问他们是否对共享经济持有热情。顺便一提,共享经济依托数字化革命的浪潮,能极大的提升生厂力,降低成本,甚至有时候可以带来零边际成本。回到这个调查,欧洲和美国差不多50%的人表示对共享经济持有很大的热情,让尼尔森咨询公司非常吃惊的是75%的亚洲人都对共享经济持有很大的热情。而当这一调查结果公布之时,位居调查首位的是中国,中国是93%。我想或许是因为你们的古老文化中已然有了共享经济的DNA,你们的传统文化,从孔孟之道,佛教,道教等等亚洲文化中都有这样的观念,每个个体的成就和身份其实是和整个集体休戚相关,荣辱与共的,这种和谐大同的观念是深入人心的。同时这种和谐一致的关系和氛围也会有利于集体中每个个人的发展。这就是共享经济受到欢迎背后的文化DNA,这种文化就是分享型的。我们和谐相处,我们要可持续发展,这种文化就是生态文明的最佳诠释。因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就是分布式的、合作的、让人们共享的。

 

责任编辑:马晓

相册排行

相关评论 查看全部(0)
发表评论

主办:中国孔子基金会 中国孔庙保护协会  承办:中国孔庙信息化平台工作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六铺炕街15号   邮编:100120   电话:010-82088883

           copyright© 2010-2017 孔子文化传播中心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881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