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文庙讲堂 > 文化杂谈

《守弱学》千古奇书
来源:百家号人文森屿 | 2018-08-26
打印 复制 点击量:583

他是西晋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和学者,灭吴统一战争的统帅之一。他历官曹魏尚书郎、河南尹、度支尚书、镇南大将军、当阳县侯,官至司隶校尉。他在功成之后,耽思经籍,博学多通,多有建树,他通晓政治、军事、经济、历法、律令、工程等学科,被誉为“杜武库”,称赞他博学多通,就像武器库一样,无所不有。他既是文弱书生,也是西晋久负盛名的大将军,凡是军事上用得着的东西他一概全懂,唯一不会的便是武功,他连骑马都不会,射箭的技术也很糟糕。但每有军事活动,朝廷都要召他参谋规划,是个非常成功的军事家。

 

他是杜甫和杜牧的祖先。

 

中国历史上,能同时进入文庙和武庙的就两个人:一个是诸葛亮,第二个就是杜预。

 

 

今天老费带领大家学学这位文武双全的杜预的《守弱学》——

 

守弱,道家哲学,谓之以弱胜强,以柔克刚。

 

能够守弱,必能变强,强者守弱,使强者恒强、弱者守弱、由弱转强。

 

守弱是强弱转换的学问。

 

 

卷一 敬强篇

 

世之强弱,天之常焉。

 

强者为尊,不敬则殃,生之大道,乃自知也。

 

君子不惧死,而畏无礼。小人可欺天,而避实祸。非敬,爱己矣。智不代力,贤者不显其智。弱须待时,明者毋掩其弱。

 

奉强损之,以其自乱也。示弱愚之,以其自谬焉。

 

译文:

 

人世间的强弱之分,是天道中很正常的事情。强者尊贵,不敬重它就会招来祸殃;生存的第一准则,就是要有自知之明。君子不惧怕死亡,却害怕失去礼节;小人可以欺瞒上天,却躲避实际的灾祸。并不是真正的敬重强者,而是爱护自己;智慧不能代替实力,贤明的人不会显露自己的智慧。弱者需要等待时机,明智的人不可以遮蔽他的弱小。尊奉强者可以损害他,用这个方法能促其自我变乱;显示弱小可以愚弄强者,用这个方法能使其自生错误。

 

卷二 保愚篇

 

人不知者多矣。知之幸也,不知未咎。

 

智以智取,智不及则乖。愚以愚胜,愚有余则逮。

 

智或难为,余则克之,得无人者皆愚乎?上不忌愚,忌异志也。下不容诈,容有诚也。上明而下愚,危亦安。下聪而上昏,运必尽。言智者莫畏,畏言愚也。

 

译文:

 

人们不懂的事情太多了,懂得事情多是好事,不懂也不是坏事。智者用智计作为取胜之道,但智计有失就会事与愿违,愚人用愚笨的方法作为胜利之法,愚笨十足就能达到目的。智计有的难已做到的事情,愚笨却可以解决它,这恐怕是人们都是愚人的缘故吧。当权者不忌惮愚人,而忌惮不忠的人。地位低的人不容纳奸诈的人,而容纳有诚信的人。上司精明下属愚笨,虽然危险但可以平安脱困;下属聪明而上司昏庸,好运一定会完结。说自己聪明的人不要怕他,要怕说自己愚笨的人。

 

卷三 安贫篇

 

贫无所依,不争惟大,困有心贼,抑之无恙。

 

不恶窘者,知天也。惰以致贫,羞也。廉以不富,荣也。蹇(jiǎn)以无货,嗟也。

 

贵生败儿,贱出公卿。达无直友,难存管鲍。

 

勿失仁者终富,天酬焉。莫道苦者终盛,人敬矣。

 

译文:

 

贫穷没有依靠,不争强好胜是最重要的。困境催生邪念,遏止它就没有祸患。不憎恨窘境,就是通宵自然社会了。因为懒惰而导致贫穷,是羞愧的,因为清廉而不富裕,是荣耀的。因为命运坎坷而穷困潦倒,是另人惋惜的。富贵之家多有不肖子孙,贫穷之家,常出高官显贵。得志时没有真正的朋友,落难时却有管鲍之交。不失去仁爱终究会富有,这来自上天的报酬,不诉说苦楚终究会兴盛,这源自人们的敬爱。

 

卷四 抑尊篇

 

智尊者未必强,名实弗契也。霸者存其弱,胜败无常焉。

 

弱不称尊,称必害。强勿逾礼,逾则寇。

 

不罪于下,祸寡也。目无贵贱,君子也。心系名利,小人也。君子尊而泽人,小人贵而害众。

 

至善无迹,然惠存也。至尊无威,然心慑耳。

 

译文:

 

地位高的人不一定是强者,名声和实际是不相符的。称霸的人也要他的弱点,胜败没有固定的规律。弱者不能自称尊贵,自称尊贵一定会受到伤害,强者不能超越礼法,超越礼法就是贼寇了。对身份低微的人不轻易谴责,祸患就会减少了。眼里没有贵贱的区别,是君子的行为。心中只有名利二字,是小人的行径。君子身处高位,就会造福世人,小人有权势就会危害百姓。最大的善行是没有痕迹的,但它的恩惠却是事实在在的。最高贵的人没有威仪,但他让人心悦诚服。

 

卷五 守卑篇

 

人卑莫僭(jiàn),赢马勿驰。草木同衰,威存其荣。

 

君不正臣谲(jué),君之过也。上无私下谠(dǎng),上之功也。功过由人,尊卑守序,卑不弄权,轻焉。

 

宠不树敌,绝焉。陋不论道,暴焉。堪亲者非贵,远之不辱也。毋失者乃节,恃之者必成矣。

 

译文:

 

地位低的人不要冒用地位高的人的名号行事,瘦弱的马不要拼命奔跑。草木同时衰败,它们都有茂盛的时候。君主不公正,致使臣子欺诈它,这是君主的过错,上司没有私心才能使下属对他直言,这是上司的功德。功过是由人来决定的,尊卑是靠秩序来维护的。卑微的人不要玩弄权利,因为人们轻视他。受宠信的人不要树立强敌,因为这是一条绝路,浅陋的人不要谈论大道,因为这会显露自己的无知。可以亲近的人不是达官贵人,远离他们能避免羞辱,不能失去的是气节,依靠他一定会有成就。

 

卷六 示缺篇

 

天非尽善,人无尽美。不理之璞,其真乃存。求人休言吾能。悦上故彰己丑。治下不夺其功。君子示其短,不示其长。小人用其智,不用其拙。

 

不测之人,高士也。内不避害,害止于内焉。外不就祸,祸拒于外哉。

 

译文:

 

上天不是最善良的,人没有最完美的。没有加工过的玉石,它的本性才会存在。求助他人不要说自己很有才能。使上司高兴要故显自己的丑陋,管理下属不能夺取他们的功劳。君子显示他的短处,不显示他的长处,小人使用他的聪慧,不使用他的笨拙。身不可测的人才是真正的高人,对内不回避害处,害处便会在内部得到解决了。对外不接近祸乱,祸乱就会被阻挡在外面了。

 

卷七 忍辱篇

 

至辱非辱,乃自害也,至忍非忍,乃自谅也,君子不怨小人,怨天也,小人不畏君子,畏罚也,君子小人辱之可鉴也,强而无仁,天辱之。弱而不振,人辱之,辱不灭人,灭于纵怒,大辱加于智者,寡焉。大难止于忍者,息焉。

 

译文:

 

最大的侮辱不是受人侮辱,而是自我伤害,最大的忍让不是容忍他人,而是原谅自己,君子不怨恨小人,怨恨上天的不公,小人不害怕君子,害怕人们的惩罚。一个人是君子还是小人,羞辱他可以鉴别出来。强者没有仁爱,上天会侮辱他,弱者不能振作,人们会侮辱他,侮辱不能毁灭人,毁灭人的是放纵愤怒。有智慧的人常常承受大的侮辱,因为能理解他们的人很少。忍受屈辱的人往往能躲过灾难,因为他们使敌手停止了进攻。

 

卷八 恕人篇

 

天威贵德,非罚也。人望贵量,非显也。恕人恕己,愈蹙(cù)愈为,君子可恕,其心善焉。小人可恕,其情殆焉。不恕者惟事也。富而怜贫,莫损其富。贫而助人,堪脱其贫。人不恕吾,非人过也。吾不恕人,乃吾罪矣。

 

译文:

 

上天的威严以仁德为贵,而不是惩罚,人的声望以气量为贵,而不是名声显赫,宽恕他人就是宽恕自己,形势越是困难就越要这样做,君子可以宽恕,因为他们心地善良,小人可以宽恕,因为他们状况危险,不能宽恕的只有事情本身,富人怜惜穷人,不会损害他们的富有,穷人帮助他人,可以使他摆脱贫穷。他人不宽恕自己,不是他人的过错,自己不宽恕他人,是自己的过错。

 

卷九 弱胜篇

 

名弱者,实大用也。致胜者,未必优也。弱而人怜,怜则助。劣而人恕,恕则幸。庸而人纳,纳则遇。以贱为耻,其人方奋。以拙为缄,其人乃进。无依者自强,势所迫焉。贤以义胜,义不容恶也,忠以诚归,诚不容奸也。

 

译文:

 

被人称为弱小的东西,实际是大有用处的,能导致胜利的东西,不一定是人们所说的优势,弱者另人同情,同情就是强大的助力,处于劣势者人们会宽恕他,宽舒就是难得的幸运,平庸者人们会接纳他,接纳就是难得的机遇,把地位低下视为耻辱,人们才能奋发有为,把自己的不足视为遗憾,人们才能不断进去,没有依靠的人会自我图强,这是形式逼迫的结果,贤德的人凭着正义取胜,正义不会宽容邪恶,忠贞的人凭着真诚另人归附,真诚不会输给奸邪。

 

感言:

 

认真看了几遍《守弱学》,感觉此书有着深深的道家思想,弱不一定是坏的,强不一定是好的,强弱之间是转换的,很多人崇拜曾国藩,其实杜预的理论比小曾还要强大,还要全面。我理解,杜预的《守弱学》讲解的是做人的道理,一定要低调,所谓大智若愚就是这个道理。比如我们身边天天说自己很憨厚的人,其实是非常厉害的人,如果是你的竞争对手,一定要注意了。古人(特别是诸葛亮、曹操式的人)就说过,某某某特别厉害,如果不为你用,就要杀了他,就是这个道理。反而天天说自己聪明的人,我们倒是尽可放心,没有多少道行。

 

如果你没有看杜预的全文,可以从一下三个方面来理解:

 

1、人类社会中有强者、弱者,有强势群体、弱势群体,这是必须承认、必须正视的一种客观存在。而弱者和弱势群体要想维持生存、求得发展,就必须“敬强”即敬重强者。

 

2、弱势群体要想摆脱弱者的不幸境遇,必须在忍辱、安贫、守卑、示弱的过程中创造条件、等待时机,切不可不顾主客观条件而逞强逞能,自我毁灭。

 

3、一旦由弱变强之后,必须知足知止,保持低调,切不可为富不仁、以尊施暴。否则就是自取灭亡。

 

责任编辑:马晓

相册排行

相关评论 查看全部(0)
发表评论

主办:中国孔子基金会 中国孔庙保护协会  承办:中国孔庙信息化平台工作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六铺炕街15号   邮编:100120   电话:010-82088883

   copyright© 2010-2018 孔子文化传播中心版权所有 网站编号1072813

       京ICP备1021881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