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文化活动 > 知识库

老成都的三座文庙
来源:华西都市报 | 2018-06-30
打印 复制 点击量:526

文庙是祭祀孔子的祠庙。孔子去世之后,受到历朝历代尊崇,先后被追封为宣尼公、文宣王、至圣文宣王、大成至圣文宣王、至圣先师、大成至圣先师,在全国每一个县级以上的城市都建有文庙。成都市辖内各县都有文庙,至今保存较好的是崇州文庙。旧时,穿城九里三的老成都因府县同城,又是一城分二县,所以既有成都府文庙(亦称省文庙),也有成都县文庙和华阳县文庙。遗憾的是,这三个文庙今已不存。但它消逝的时间并不长,仅几十年光阴,一些古稀之年的成都老人尚能勾起一段记忆。

 

成都府文庙大成殿

 

成都府文庙大成殿

 

华阳县文庙。谢阁兰摄于1914年,杨显峰供图

 

 

成都县文庙﹃月亮湾湾﹄防人剪径

 

  成都县文庙在北门。民国时期即广为流传的《成都民谣》中就唱道:“北门文庙文殊院,一前一后隔不远。”那么,成都县文庙的具体方位在哪里呢?准确地说,就在今文武路(西段)与红石柱街之间。今天的文武路,其实是由原来的武圣街、文圣街、文庙街,三街合而为一扩街之后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命名的。原文庙街,东接文圣街,西至铁箍井街口,它的得名是缘于此街北侧建有成都县文庙。由于在它之前,成都老南门早就有了历史更为悠久的文庙街,所以后来成都的市民们,习惯地把这条文庙街叫做北门文庙街或北门文庙前街。

 

成都县文庙建于宋政和年间。明清皆有重修或增修。成都县文庙占地宽广,坐北向南。从文庙东侧圣域门进入,再经过棂星门往北行,依次可见泮池、泮桥(三座),东庑、西庑,和雄浑庄严的大成殿、崇圣祠。年过八旬的“老成都”姚天赋回忆,“文庙紧挨着北城公园(早已不存)。庙内林木森森。泮池呈半月型,是东西走道,我们叫“月亮湾湾”。“月亮湾湾”有阴森感,防人剪径,行人稀少。新中国成立之初,文庙曾辟为青年人的学习场所。

 

曾在四川公安总队成都市中队15连当战士的康明生对成都县文庙可谓记忆犹新,“上世纪50年代初这个文庙还存在,庙门(棂星门)正向着街中间。其上写有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圣旨。文庙大成殿为黄色琉璃瓦屋顶,在阳光照耀下金碧辉煌、灿烂夺目。后来文庙改作劳动工厂,关押犯人劳动改造,干些诸如织毛巾、缎子等活。

 

1957年,成都市公安局从庆云西街迁至文武路144号,其地正好与成都县文庙隔街相望。后来成都县文庙旧址曾一度作为成都市公安局礼堂。如今,这里已被高大的现代化建筑所取代,已无蛛丝马迹可寻。

 

华阳县文庙燕大男生在此﹃名士风流﹄

 

《成都旧志·民国华阳县志》记载:“(华阳)县文庙在石室西,雍正中建,其后递有修葺,迄升大祀后,又復增建。”原何公巷(新中国成立后更名为石室巷)西侧,即今石室中学校园的西半部分,其实就是当年华阳县文庙旧址之所在。

 

地方文庙是“庙学合一”的礼制性建筑,既祭祀孔子,又教书育人,寓学于庙,故有“庙学”之称。这一特色在华阳县文庙也有充分地体现。民国时期,这里先后办过华阳县立第二女子小学和以读经尊孔为尚的建本小学。民国三十年(1941年)又设私立明声盲哑学校。民国三十八年华阳县中高中移此。新中国成立之后,这里又是成都第七初级中学(后改为成都第二十七初级中学)所在地。再后来,又改作园丁饭店、成都市教工之家……

 

华阳县文庙也留下过许多逸闻趣事。1942年至1946年,北京燕京大学落户成都华美女中复校期间,女生宿舍在陕西街校本部的一座小楼里,住得很拥挤,男生宿舍只好借用在何公巷华阳县文庙,且以大成殿作为餐厅。男舍系文庙东庑,年久失修,门窗破损,窗户只糊了点纸,二十几人住一大屋,室内常遭风吹雨打,夜里老鼠、蚊子、臭虫横行。但同学们好像都在学颜回“在陋巷,人不堪忧,回也不改其乐”,依然很乐观。

 

燕大虽为教会学校,但严禁男女混杂。彼此都不得进入对方宿舍逗留。1944128日,是燕大成都复校两周年纪念日,这一天却例外,是校方规定的男舍开放日。往日神秘的县文庙,一些好奇的女生禁不住要来一探究竟。当然这天许多男生都会赶紧打扫宿舍,突击整治脏、乱、差,以迎接心中之女神的光临。

 

但也有一些同学,名士风流,懒得打扫,干脆把门窗一关,房门一锁,且在门上贴上一联:“大丈夫当小节不拘,何必整齐床被,单身汉叹内助无人,谁为缝补衣裳”,横额是“鳏庐”。有的写“养天地正气,爱绝世佳人”。还有“一群单身小伙,全体半文不名”,横额“又穷又脏”。有的房门前还置一小桌,陈有纸笔,桌前垂一醒目红纸,上书“征求内助,应征留名。”有女同学在其上留言云:“室长有便请到训导处茶叙。”参观者一一浏览,为之莞尔。

 

在成都燕大学子高林的记忆里,县文庙则更有一番诗画般的迷离:

 

从陕西街校本部上课回来,还没走到宿舍口,就听见一片巨大的“沙沙”声,时起时伏,潮水般地不绝于耳。原来是文庙里边矗立着众多的参天古树,正不停地迎风摇曳。跨过大门,迎面是一块开阔的空地。一条石板路通向后面的大殿,路旁还点缀着两座大小相同的拱形石桥。阳光从盖顶的枝杈缝隙中漏落下来,把整个文庙染上一层淡淡的斑斓。

 

笔者挚友顾永乐于1956年至1959年就读的成都第27初级中学也在华阳县文庙内。据他口述,当年华阳县文庙祭祀孔子的主体建筑“大成殿”尚存,且完好无损。大成殿,坐北朝南,建在两级平台上,雕梁画柱,飞檐翘角,屋脊上塑有飞禽走兽,殿之四周还有石栏护卫,蔚为壮观。

 

至于华阳县文庙大成殿及相关建筑,何时消逝得无影无踪的呢?不甚了了。到了21世纪初,石室中学在下汪家拐街15号新建的北校门内,原汪家拐小学旧址处打造了一座全新的大殿。尽管大殿的门楣上不曾见匾额,但大殿背后有一块铭牌,上书:下汪家拐街大成殿。大殿开放之日多是开学或学校有重大活动之时。

 

成都府文庙顺治年间失火康熙年重建

 

成都乃至四川自打有文庙以来,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建筑精美,堪称全省之冠的文庙,便是成都府文庙。

 

成都府文庙始建于唐,一直延续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足有千年历史,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千年古庙。其址,就在汉景帝时蜀郡守文翁创建周公礼殿和兴学筑石室的故址。

 

周公姬旦,为周文王子,辅助武王灭纣建立周王朝。同时制礼作乐,制定了周朝的典章制度。孔子在世时,一再强调“吾从周”,表现出对周公的极大尊崇。因此,唐代把孔庙(即文庙)建于“汉礼殿石室”故址,其主旨当然是为祭祀孔子,但其中也不乏含有缅怀周公和文翁的意味吧。

 

到了明代,以成都府文庙为中心,成都就有了文庙前街、文庙后街、文庙西街这三条古老的文庙街。清顺治二年(1645年)成都府文庙失火自焚,次年全城被毁,清初重建成都城时,康熙二年(1663年)成都府文庙在其旧址重建而获新生。民国二十年(1931年)文庙的前半部(棂星门至大成门)并入其西侧今石室中学之前身“成都联合县立中学校”。新中国成立之后,人民政府又将文庙后半部划归更名后的川西石室中学。至此,府文庙全为石室中学所用。

 

唐代所建文庙,年代久远,很难知道它的模样。但清代重建之文庙因其史载较为详实,据《嘉庆华阳县志》“府圣庙图”和相关史料记载,成都府文庙规模宏大,望之俨然。庙前有泮池,三座泮桥横跨于半月型的泮池之上。大门左右有横额大书“贤关”与“圣域”,照壁大书“宫墙万仞”(以体现儒学博大精深),两头皆有“文武官员至此下马”的下马碑,入大成门有东西两庑(祀孔子弟子及汉、唐、宋、明、清代儒学大师),拜台(为祀孔子时歌乐舞蹈之地),大成殿(建筑面积690平方米,祀孔子及四配、十哲),大成殿后有尊经阁遗址和祭祀孔子父母之处的崇圣祠。文庙前后左右设碑亭共五座,计古碑七块。整个府文庙占地总面积达2600平方米。1966年之前,府文庙花木繁多,光柏树就有近百株,多种在大成殿前后,高可数丈,远望成林,时有鸦鹭群集,蔚成景观。

 

保存至现当代的成都府文庙是在清康熙时依旧址重建之后,光绪末升大祀后总督锡良又有所增建。其庙“黄瓦朱髹,整洁严肃,省庙之冠矣”,是不可多得的中华庙堂文化之珍品。

 

府文庙民国时期未曾稍加修葺,风雨剥蚀,早已破漏不堪。1947年雨季,遂致大成殿及东西两庑的栋梁崩塌,损失严重。194911月,毁损尤为严重。庙内四配、十哲、十二贤,汉唐以后名儒等牌位以及门窗户格,多被折毁。鼓乐祭器等物,历年亦损毁散佚,残缺颇多。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立即拨款,根据大成殿东西两庑原有建筑风格初步加以培修,使其不致坍塌。1954年底,为兴建教学大楼将文庙大成门拆除,但此时大成殿保存尚好,殿外两侧的东西庑曾作为教室。1964年为扩修文庙前街并使街道顺直,又拆除文庙棂星门及贤关与圣域。同年又拆除东西两庑及崇圣祠。十年动乱期间,损毁更为惨烈。1969年前后,成都市教育局基建设备处虽对大成殿进行维修,拆去翘檐及大部分琉璃瓦,柱足以水泥浇固,门壁略有修缮,但此时的大成殿已非昔日形状,且早已壁圮柱朽,破败不堪……

 

  熬到上世纪80年代后期,这座遍体鳞伤、气数已尽,当归为遗迹一类的“大成殿”最终还是消逝了。

 

责任编辑:马晓

相册排行

相关评论 查看全部(0)
发表评论

主办:中国孔子基金会 中国孔庙保护协会  承办:中国孔庙信息化平台工作委员会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六铺炕街15号   邮编:100120   电话:010-82088883

   copyright© 2010-2018 孔子文化传播中心版权所有 网站编号1072813

       京ICP备1021881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064